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14阅读
  • 0回复

中圆管桩上演“农夫与蛇”故事,大小股东股权纠纷“套中套”之争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余衍林
 

发帖
223
PTS币
669
PTS威望
0
PTS贡献值
0
PTS大洋
0
好评度
0
  浙江中圆管桩有限公司现有股东三人,董事长陈财明(占公司股份70%)公司总负责,其妻子夏爱园负责原材料采购和公司行政管理、江华春(占公司股份15%)负责销售和水泥及运输任务、薛林兴(占公司股份15%)负责生产。

  

  ▲  2020年5月1日,浙江中圆管桩有限公司董事长陈财明曾接受湖州德清电视台采访。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经商多年一直顺风顺水的陈财明没有料到,“商海”的凶险是以被2017年4月进入公司做销售员,因工作表现积极,自己以个人担保形式同意其占股15%的小股东江华春内外勾结套路担任董事长并且是大股东的陈财明全部70%股份的方式出现。不禁发出了这真是现代版“农夫与蛇”的哀叹,他说多次都懊恼地想打自己几个耳光。

  近日,浙江中圆管桩有限公司董事长陈财明作为公司大股东实名控告公司小股东江华春勾结公司另外一位小股东薛林兴,并伙同案外人蒋荣芳、蔡锴、潘学根、陈志成设套欺骗陈财明签订对赌股份转让协议的控告材料引发关注。

  

  ▲ 2021年1月22日,浙江中圆管桩有限公司董事长陈财明提供的相关材料。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陈财明讲述造成他和江华春两位股东之间矛盾纠纷的主要原因有三方面:一是2017年公司有位优秀业务员提出要跟夏总(夏爱园,陈财明妻子)对接,不愿意与江总(江华春)联系,否则就辞职;二是2019年5月管桩销售价格下滑,为压缩成本,夏总(夏爱园)打听到中圆管桩公司同样的水泥采购价格每吨比兄弟单位平均高出30元,全年测算成本要差500万左右,这是净利润,夏总就联系了其他供应商供货。此事中圆管桩公司董事长陈财明觉得江总(江华春)涉嫌利用职权,损害公司利益,被限制行使部分职权;三是2019年6月中圆管桩公司与原合作运输公司的合同到期后,江总(江华春)跟对方多次协商不成,到10月底也未签定合同,并告知夏总(夏爱园)运输公司就这个条件是不会签的,后来夏总(夏爱园)直接与运输公司进行协商,并顺利签下该合同。另外还有江华春妻子原本是先于江华春进入中圆管桩公司担任辅助会计一职的,但是后来因为财务核算出现问题被公司辞退等事情。时至今日,矛盾更深。

  2019年下半年,江总(江华春)与薛总(薛林兴)经常找董事长陈财明谈一些他们自己权力受损的事,但对公司的日常运作并不关心。江华春夫妻三番五次到公司因为鸡毛蒜皮的小事大吵大闹。2020年因为江总(江华春)很少来公司,即使来公司也会因为一点小事而拍桌子、摔东西,搞得董事长陈财明很是无奈。薛总(薛林兴)由于要帮助江总(江华春)处理工地遗留问题也倍感疲劳,再加上江总(江华春)手上没有续约的原合作运输公司在管桩运输上持续闹事,严重影响了中圆管桩公司的生产经营活动。江华春经常借机与陈财明争吵,并联合薛林兴一起威逼挑衅陈财明,要求陈财明高价收购两人股份或者低价让出股份。2020年初,经过中间人出面调解,薛总(薛林兴)的态度看上去出现明显好转,他承认自己2019年的做法错了,表示有事会跟董事长陈财明沟通商量,继续帮助接手处理原来由江总(江华春)负责的工地遗留问题,并承诺以后要好好工作。

  根据控告材料显示,此事“设套”先由薛林兴在2020年7月出面,表示处理江华春遗留业务力不从心,反复催促陈财明尽快处理与江华春之间的矛盾纠纷和股权收购问题,并且以跟陈财明联手把江华春赶出公司为由。薛林兴还告诉陈财明说,通过股份的对赌转让,多次提出设置极短付款期限,骗说在三天内江华春一定拿不出如此巨额的股份转让款,就由薛林兴和陈财明分别转让江华春的15%股份,完成把江华春赶出公司的目的。因为江华春一开始入职中圆管桩公司时在陈财明手下打工,因为工作积极,2017年陈财明同意江华春入股公司,当时的15%入股出资款825万元中的300万元是由陈财明为江华春担保借得,至今尚欠80多万未付清。从现有证据材料来看,所谓互相股权转让很有可能是江华春与薛林兴两小股东勾结串通,利用陈财明对江华春既有经济实力的已有认知,诱使陈财明误判上当,在2020年7月30日签订了一系列的对赌转让协议。

  结果在这些协议签订后的次日,2020年7月31日一天内由案外人蒋荣方转账给江华春2800万元(分三次转账1100万元、200万元、1500万元);由案外人蔡锴转账给江华春1090万元;由案外人潘学根转账给江华春700万元;由案外人陈志成转账给江华春500万元,共计5090万元。同时,2020年7月31日内,由江华春转账给薛林兴1089.9万元,并在当天,薛林兴就把这1089.9万元转账给了蔡锴(转回去)。陈财明恍然大悟,原来江华春早就联系好了背后金主,同时联合薛林兴一起唱双簧。

  

  ▲2021年1月22日,根据受访者提供的材料显示,湖州市德清县人民法院(2020)浙0521民初3365号民事裁定书已将相关股东股份冻结。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陈财明说,该协议签订苍促,各方没有对公司资产全面核查,没有委托评估,仅以中圆管桩公司内部做账的净资产为依据,股权转让价格畸低,同时也未征得股权共有人夏爱园的同意,而且夏爱园也不同意转让公司股份,起诉要求确认协议无效。另经多方咨询,法律专家认为,该转让协议存在无权处分、意思表达不真实、显失公平情形,可能无效或可撤销。所以,陈财明原路退回了股权转让款并通知江华春要求解除协议。江华春也因此向德清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目前两案均由法院受理,尚未作出定论。

  1月22日,举报人陈财明(报料微信号:chen-2586)向记者表示,举报的内容都是属实的,“我愿意为我说的话负法律责任,希望能引起相关部门重视。”

  

  

  

  ▲2021年1月22日,根据受访者提供的照片显示,2018年度、2019年度浙江中圆管桩有限公司荣获了湖州市德清县新市镇人民政府、湖州市德清县经济开发区、湖州市德清县人民政府年度工业企业经济发展突出贡献奖。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陈财明是浙江中圆管桩有限公司大股东、董事长。“浙江中圆管桩有限公司位于湖州市德清县新市镇的德清县经济开发区,近几年来先后荣获了德清新市镇人民政府、德清县经济开发区、德清县人民政府年度工业企业经济发展突出贡献奖。”陈财明介绍说。在受访者提供的照片中,记者看到了确实如此。

  

  ▲2021年1月22日,根据受访者提供的材料显示,有人讨论了相关内容。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从2020年7月29日至10月22日,在陈财明、江华春、薛林兴三人的办公室内,根据受访者提供的相关电子设备(包括拷贝和转换出来的文字、光盘)等材料中,记者了解到,江华春、薛林兴和案外人员勾结一起讨论如何恶意收购中圆管桩公司;如何破坏企业正常生产经营秩序;并且在幕后团伙人员的指挥和配合下演出一场场的“戏”,甚至还讨论了打算在成功得手后,如何分配利益的问题,在这个过程中江华春和薛林兴来回地讨价还价。

  

  ▲2021年1月22日,根据受访者提供的照片显示,有人将公司大门堵住。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自2020年7月31日以后的日子,8月5日、9月21日、11月19日等时间,江华春、薛林兴伙同社会非法势力多次到中圆管桩公司闹事、堵厂门、堵生产场地、占领办公室、抢夺财务保险柜钥匙等各种违法行为。陈财明介绍说,其中9月21日上午10:40分左右江华春从外面叫来一辆车号为皖D61083的管桩运输车,将公司中圆管桩公司的大门堵住,导致原材料运输车及公司管桩运输车无法进出,严重影响了公司的正常生产经营。公司管理部经理陈丽娟于10:56分报110求助,110接警后于11:05分到达,在记录3辆被堵车辆的证件后,单独来到江华春办公室与江华春沟通,于11:40左右警方离开公司,公司大门被堵情况未能解决。有送原材料的小车小心翼翼地从堵车的夹缝中开出,江华春看到后立即将自己的车号为浙F0587W现代轿车,开到夹缝中堵住。公司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向江华春发出移车保障交通畅通的告知书,限其在半个小时内将皖D61083的管桩运输车、浙F0587W现代轿车移出公司通道。此时江华春报警,警察赶到后让江华春到派出所处理。

  中圆管桩公司公司大门被堵情况到16:30分还没有解决,为了保证公司正常生产,在求助无门的情况下,公司决定用起吊将堵门的皖D61083的管桩运输车吊开让出通道。此时薛林兴从办公室冲出来阻止起吊员,要求起吊驾驶员下来,不准起吊移开堵门的车。16:50分左右在当地派出所领导出面调解下,17:36分堵门的皖D61083的管桩运输车与江华春的浙F0587W现代轿车才移出通道。江华春、薛林兴等人多次破坏公司正常生产秩序,造成严重破坏和损失(都有110出警记录)。

  陈财明称,特别是在2020年12月11日12点15分左右,薛林兴来到中圆管桩公司机房,公司员工张解坤发现薛林兴要破坏电力设施,考虑到所有生产设备都在正常运转,如果人为拉闸断电将会对正在作业的员工生命构成极大危险,张解坤随即将配电房门把守住,并立即通知管理部员工夏根法,夏根法迅速赶到机电房阻止薛林兴。后薛林兴来到外行车配电箱前拉下闸刀用电子钳破坏电力设备,生产部经理袁从科发现外场行车运行故障后,立即上前阻止。

  综上所述,因为部分相关情况还在进行调查核实中,最终结果以官方结论为准。同时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将会对此受理案件作如何判决,记者也会继续予以关注,有结果会及时跟大家发布。(完)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